父母生不生二胎,到底要不要经过老大的同意?

甜甜妈正面管教之路   01月04日

最近,奇葩说“生二胎要不要必须经过老大的同意”这一期,刷爆了朋友圈,我也看了2遍。

这个话题之所以引起这么大范围的讨论,因为这就是我们生活中是实实在在会遇到的挑战。你被谁的发言打动了?你的观点被反转了吗?弹幕里好多说,看到我想生二胎了。我想,这就是这档节目的社会意义和现实作用。

在看这一期之前,我是倾向“必须经过老大同意”的。但看过之后,尤其是席瑞的三辩之后,我改变主意了。

改变的原因是,席瑞说:“不要给孩子过度的尊重。父母的智慧,就是要学会如何处理孩子的反对”。程璐在和傅首尔开杠时也说,生孩子,没有孩子的同意,也能生。因为,生育权是父母的。

看了这期节目,我也反思自己,是否给了孩子过多的尊重,而孩子对父母的尊重又是否足够?

在《少年说》一期节目中,一个高二的男孩站在台上向妈妈喊话:“妈妈,我希望您给我生一个妹妹,我多希望也像其他同学一样有一个妹妹!”

此话一出,主持人和下面的同学、妈妈都笑了。

主持人陈铭,看到这里有些哭笑不得。走上台郑重地对男孩说:“生育权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的权益”,“这个权利在法律意义上只属于妈妈”,最后,陈铭还说“不管爸爸妈妈生还是不生,希望你也能尊重父母的决定”。

确实,孩子往往会对父母尊不尊重她非常敏感,但对是否尊重了父母,感受不大。陈铭的这一番话也是给那些想要弟弟妹妹的孩子,提了醒。也就是说,不管妈妈是生二胎还是不生二胎,决定权和否决权都在女性,而不应该是孩子。

如果对孩子过度尊重,过度在乎孩子的感受,就会让孩子形成以自我为中心、世界是围着我转的错误自我价值感,放大了自己的需求,忽略父母的需求。如果孩子今天说不上学,我们说好;明天说不吃饭,我们还说说好,这不是爱,这是一种逃避,不愿意去面对,是一种为人父母的懒惰。

你宠溺孩子,可以,没问题。但社会会替你教育孩子,学会担当、学会关注别人的需求。

当席瑞说自己好幸运自己能有个弟弟的时候,我忽然感到自己好残忍,剥夺了一个孩子感受手足之情的权利。

在甜甜小时候,我也曾问过她,要不要生个弟弟妹妹?甜甜的反应很激烈,说不要。其实那个时候我也没想好,而孩子的一句话,仿佛也给自己不生二胎一个非常正当的理由。

而后来也决定不生的原因,与自己的成长经历有关。

我不是独生子女,是双胞胎中的老二。

说是老二,其实也是老小。在一次会议中,老师问,你们当中谁是家里的老二?是老二的组一个队,老小的组一个队,我左右为难。我到底是谁?是老二还是老小?

说是老二,感觉我后面还有弟弟妹妹一样;说是老小,却没感受过家庭对老小的那种宠溺。

好像从来没有“有一个姐姐真好”的这种感受。可能我们姐俩前后就差5分钟,年龄差几乎没有,所以有时候叫姐姐,有时候叫名字。姐姐从小体弱,她也没太把自己当姐姐。长大之后,虽然是双胞胎,但我们两个性格截然不同,工作、结婚之后,因为姐姐信佛,我信自己,见面聊天总是聊不到几句就不欢而散。

我希望她能从佛学中抽离一些,多放些心思在孩子身上,多去探索自己的边界,找到自己的天赋热情。而姐姐,也时不时地希望我也有自己的宗教信仰。其实我们两个都没错,都希望对方好,但因为关注的点不同,生活环境、嫁的人也不同,导致我和姐姐的价值观,也截然不同。我是积极向上的狮子,她是安闲自在的乌龟。

而真正的痛苦,是家里有2个孩子,带来的对比感和父母的不当对待。

从小姐姐学习成绩比我好,初中我们俩在一个班。姐姐坐在班里的前几排,而我作为后进生,坐在教室的倒数第二排。

这样的位子排序,其实也把我和姐姐的感情,做了一个分割。姐姐的朋友,都是学习好的同学,而我总有种融不进去的感觉,姐姐的朋友也不怎么和我说话。所以,在整个青少年时期,我内心承受了很多折磨。对自我的否定,感到姐姐和我不是一路人,她是学习好的那类,我是学习差的那一类。所以,我不想让孩子,再去承受一遍这样的痛苦。

小时候,我和姐姐的个性不同,姐姐的性格更像妈妈,所以妈妈更偏爱姐姐一些。童年的印象里,妈妈经常对我说“你和你爸一样自私”。爸爸和母亲不合,母亲看到我身上有像父亲的地方,就会对我冷嘲热讽。从感情上否定我、孤立我,和姐姐更亲密。

你知道吗?被自己最亲爱的母亲否定、孤立,这在一定程度上,伤害了我对亲密关系的信任,导致后来,我恐惧和男生交往,害怕被抛弃。为了不感受到被抛弃,在感情里,我总是那个主动放弃的人,因为这样我就不用体验被抛弃的感觉。我不相信有人会喜欢我,有人会爱我。18岁的我,抑郁了。

在90年代,“抑郁症”这个词,大家连听都没听过,我当然也无从所知,只是感觉到自己像行尸走肉般的活着。上大学之后,通过阅读才知道,世界上还有“抑郁症”这样一种病,才知道自己病了。

所以,我对家里有多个孩子,没有期待。听了这期的辩论,多年固有的想法松动了。不管怎么样,不应该用自己过去的经历,剥夺了一个孩子,感受手足之情的权利。

当然,也要考虑养孩子的成本、夫妻感情是否和睦、是否有老人帮忙照看等,都是现实的考虑。有很多人说,孩子嘛,一个也是生,2个也是养,咱们父母那辈不都是这么过来的?沒錯!我的姥姥生了6个孩子,奶奶生了7个孩子。但那个时候,房子是国家供应,吃的集体食堂,上幼儿园也不会给家庭造成沉重的经济压力,女人在家带孩子,更不会让老公、婆家看不起。

种种原因,这个原本不是问题的问题,在*,成了一种特别的挑战。过去家家户户谁没个哥哥姐姐?30多年的计划生育之后,想要在找回从前,需要时间和国家、社会的共同努力。

您对“生二胎要不要必须经过老大同意”,立场有没有改变?这个世纪难题,每个人都是答案都是不一样的,如果是你,你会怎么做?